【温暖财鑫•重阳寄情】也许这世界上什么都会变,但唯爱永存

日期:2020-10-24 10:53:00 来源: 浏览次数:0   字号: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 

微信图片_20201027105538.png

她的脸庞

作者:王征

她满脸都是皱纹,看起来就像一层层肉饼一样。由于常年久居山中,太阳晒烤,所以她的脸非常黑,就像煤炭一样,细细的眉毛,加上没有光泽的眼睛,塌塌的鼻子,又肥又大略带乌色的双唇,让人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婆婆。

“你下午有事没有?能不能送我和你妈妈去码头铺。”我爸很少打我电话,我觉得很奇怪“我在忙呢!没时间。”我寻思了一下:“妈妈可以开车去啊。”“你妈妈她不能开...”爸爸的回答令我匪夷所思,“难不成你俩吵架了?不是才从外婆家回来么?”挂断电话之后,第二通电话隐约听到了妈妈的哽咽。

外婆今年88岁了,她有五个孩子,两男三女,我妈妈最小。在我妈妈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,所以我外婆特别疼我妈,生怕让她受一丁点委屈。外婆没上过一天的学,她生活的那个年代,农村的女孩子都不上学的。但是令我惊奇的是,一般出现的汉字,外婆都认识。其实这些都是外婆平时留心记下来的,她可以自己读好多书,看报纸也行,甚至一些名著她都读过。每次遇到不认识的字,她便问我们。外婆告诉我,她小时候,她的哥哥读书,回到家,背诗词,她就一旁静静的听,时间久了,便背会了好多,直到现在她都记得好多,这让我不得不佩服外婆的聪明。她的双眸没有光,但却是那么的知性、温柔。

我小时候是长在爷爷奶奶身边的,虽然与外婆在一起的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,但却平静又洋溢着幸福感。记得上小学那会儿,山上的外婆下山来小姨妈家住了几天,因为小姨妈家离我家比较近,爷爷奶奶没时间的时候,外婆就接我放学,住我姨妈家。记得那段时间她特别高兴,因为外公去世的早,外婆一直都是一个人住,而我的加入,似乎让她感觉不再那么孤单了!每次放学回去,我都能吃到热腾腾的烤地瓜,那是外婆特意给我烤的,因为知道我爱吃,便每天都把火炉烧的旺旺的,有时候炉子上面放几片馍片烤来吃,撒上一些调料,好吃的不得了。她驼着背,弯着身子,锅炉边纹理清晰的侧脸让我总忍不住过去扶上一把。时间已逝,但我永远都记得那些味道。

记得外婆以前很会织毛衣和棉鞋,我小时候穿的基本上都是外婆织的毛衣,现在虽然小了穿不了,但还是舍不得扔掉。我们家一到冬天就会穿外婆做的棉鞋,特别舒服,特别暖和。她平时都会做一些送给邻居,邻居看她织的很辛苦,想给她钱当成买的,她却不肯。看着她黝黑的脸颊,记忆里全是她洁白澄澈的心灵。

前段时间十一国庆节,我去探望我外婆,她依旧驼着背,温润的迎接我。节末我急忙赶赴一场饭局的时候,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让我留下,“春节的时候我就来探望外婆!”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想起有两年没来探望她了。“到不了春节了!”还是满脸的慈祥与爱。碍不下朋友的情面,我还是走了。“外婆你别开玩笑!你还有好多年!你还要多抱几个重孙的呢!”在我印象里,她似乎十年如一日,那样的老当益壮。只不过与前些年不同的是,她是坐在那个铺满棉花的凳子上,杵着一根结实的拐杖,面带微笑和我道别。

文字敲到这里。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那慈祥的面庞。我想我应该放下手中的键盘,扔开一摞摞文件,去了。

 

 

 


关闭